照片,照骗

摘要: 要成为一个“照骗”并不简单,拍照、P图、发照片每一个步骤,都有讲究。

10-01 19:14 首页 奔流杂志


修图式社交
自拍达人的“照骗”生活


采写 | 王娜


虽然高度近视,但王琪还是摘掉了眼镜。她仰起头,呈45度角,盯着头顶斜上方的手机屏幕,在之后的9秒钟内,她都没有眨眼。她的身子微侧,下巴上翘,露出了她最满意的右脸。前一秒还在搅动口香糖的舌头,也停在了口腔上颚,死死抵住。

  

不眨眼的后果马上出现,她觉得眼睛开始干涩、视线开始模糊,但依然在使劲坚持。2秒钟后,王琪坚持不住了,她用力闭上眼睛,眼角流出两滴泪。

  

短短的11秒内,她已经自拍了很多张照片。接着,她只要在其中挑出一张,然后把它用修图软件加工一番,让它成为“照骗”。

  

自拍的背景非常重要

眼睛放大二十倍的牛头梗


百度词条称:“照骗”源于网络购物平台,指的是“买家秀”与“卖家秀”的区别。随着各类美颜软件的兴起,“照骗”又被引申指P图后与现实差距极大,在目前的使用中,“照骗”有时候指人,有时候指照片,也有时候指行为。

  

有数据统计,喜欢用P图软件的人大多集中在20岁-34岁之间,其中,90后群体占很大一部分。

  

不过,要成为一个“照骗”并不简单,拍照、P图、发照片每一个步骤,都有讲究。

  

实际上,王琪在“11秒不眨眼”之前,已经在这个快餐店里观察了一圈,最终选了这个靠窗、人少,位于角落的位置坐下。在拍照过程中,还要不停地调整自拍杆的位置,如果是合照,她会缩在朋友身后——这样显得脸小。数到三开始拍,她们先摆好表情,然后从牙缝中挤出“一、二——三!”

  

王琪拍照时,会把眼镜取下来。拍完照,她迅速戴上眼镜,拿起手机,滑动刚刚拍摄的一连串照片。她的拇指和食指不断地将照片放大、缩小……最终选定一张,打开美图秀秀,“瘦脸瘦身”。她将自己的脸部放大约5倍,将软件上的“瘦脸范围”调到中度,开始手动修图。

  

她精益求精,修得不好看就要重来,“因为是处女座,所以一定要P到满意为止”。王琪的手机里,美图秀秀是常用软件,她几乎把软件的各种功能用到极致,喜欢在照片上弄些贴纸和文字,这个时间可能会比美颜更长,因为她要对比放什么贴纸好看,放到哪里、放多大。

  

的确,对于“照骗”们来说,拍照地点很重要。

  

吃饭是拍照的好时机,为了能挑选到满意的背景,他们会提前在大众点评上研究餐厅环境,只选好看的店;他们会专门挑选风景美的地方旅游,出去玩很重要甚至唯一的目的就是拍照;他们会专门选择早上10点前和下午6点后拍照,因为光线柔和;有的还会自己“搭建”背景。

  

一个接拍毕业照的大学生回忆起自己曾经接的一单活:一个妆容精致的女生,要求在宿舍的床上拍照,这里有她要的背景——粉色的被褥、粉色的衣服、粉色的蚊帐…… 

  

当然,修图软件也很重要。其中绕不开的,就是美图秀秀。不过,在一些专业摄影师的眼里,这软件难度系数低,上手没有门槛,女生用得多。但这种软件无法精准处理细节,“一键式”的大面积修图,容易让人像变得不真实。他们一眼就能分辨出改出来的“照骗”,照片上的人皮肤光滑无比,没有一丝皱纹,没有一个斑点,软件的“瘦脸”功能,往往会导致人脸边缘过于生硬,失去原本自然的轮廓。

  

所以,自学摄影的胡玮在尝试了市面上几乎所有修图软件后,最终选择了3款软件,一款修颜,一款修光,一款加特效。由于用得很熟练了,胡玮现在能够只用1分钟就修好一张图,并拥有了自己的修图风格和套路。

  

塑造一张完美的照片,首先要有一张好的原图。千万不要因为别人说什么45度角斜视很老土,可是你会发现,这种“非主流”的经典,简直就是“网红”先辈们为自拍后人们留下的闪闪发光的智慧结晶!我从不选择带有条纹状的背景,那简直是背景界的耻辱!——这是胡玮经常讲起的经验。

  

背景上有条纹,是喜欢修图者的大忌。因为后期修图需要瘦脸、瘦身时,条纹背景很容易看出有不自然的扭曲。这也是修改的图片被识破的重要原因之一。

  

修哪张照片也很重要


祛皱9次的沙皮狗


有时候,“照骗”们纠结的是发哪张图。胡玮把一条朋友圈消息只能发9张图视为“遗憾”。

  

今年大学毕业后,胡玮没有回江西老家的打算,在为第二次考研做准备,他在昆明与朋友合租了一套房。平均每天在社交平台上发布一张自拍或生活照,也是向家人、朋友传递近况的方式。

  

胡玮有一条“底线”——拍了照片必须要修,不能把未处理过的原片发出去。为了防患于未然,在照片拍好后,他马上修图,之后将原图删除。

  

胡玮也有丑照,他常常将自己中学时期一张肤色暗淡、脸颊稍胖、门牙外露的证件照上传到社交平台,调侃一番。用旁人的话来说:对比四年后眼前的真人,那简直就是“整容前后的对比图”。

  

即便现实中的他,通过自身约束,在外貌上已经比大多数男生更占优势,但胡玮仍认为P图能够帮助他更好地呈现出“心目中的自己”,并能从中获得满足感。他认为,喜欢“照骗”的人都会有些自卑,不过“照骗”是一种对美好的向往。

  

“只是单纯地想把自己认为最好的一面传递给大家,或许有些失真,但只要在不损害他人利益的基础上,适当地做个‘照骗’,也许在别人的印象里你就真的像照片里那样,更加能激励你把‘照骗’变成现实,让自己更自信更美好。”胡玮说。

  

如今,在胡玮的微信朋友圈里,最受关注的是一张没有脸的半身照,照片中的他拥有完美身材,以及立体感十足的6块腹肌,这吸引了50多个赞和120多条评论。

  

不过,那腹肌其实是用眉笔画的,画的过程没有用多长时间,胡玮自己有玩cosplay的经验。但为了得到一张满意的“照骗”,拍摄过程中,胡玮前后找了3个角度,拍了12张图,最后选了4张获得修图“资格”。他说,这种图片的后期处理可以说是重头戏,都是用美图秀秀完成,修第一张大概花费了一个小时。“之后的就快了,但是最终挑选出发的那张,总共应该是历时4个小时左右(从拍到发)”。

  

有人说现在是“看脸时代”,网上将修图与整容、塑身放在一起进行调侃,4个小时,当然会比整容和塑身更快,但实际上,还可以更快。 

  

为了省去修图耗费的时间,有的“照骗”会花上万元去购买不断推新的美图手机,以此来取代应用商店里数不尽的修图软件;有的人,甚至有4台美图手机。

  

今年6月24日,为了买到一台全球限量发售1万台的美图M8美少女战士限量版手机,杨羽婷当天下午3点就到了杭州银泰百货(西湖店)。预计发售时间是25日,所以她准备排一个通宵的队。

  

杨羽婷到的时候,门口已经聚集了一些“黄牛”。因现场购买人数远超预期,而商场又无法提供对等的安保支持,6月25日凌晨2点,美图手机官方发布紧急公告,被迫取消了发售限量版手机的活动。

  

得知活动取消,杨羽婷虽然无奈,但还是觉得,只要能有好结果,过程怎么“虐”都可以忍。之后的7月12日,杨羽婷积攒了18天的怨念,在拿到美图手机的那一刻,瞬间烟消云散。手机拿到5分钟后,她买到限量版美图手机的消息,连同3张背景柔美、脸颊上看不出一颗痘印的自拍照传遍了她的朋友圈。  


大量的图,发哪张好


经过瘦身的肥猫


“(美图)更多的时候是为了满足自己。除了你自己和讨厌你的人,没人会一直盯着你的照片研究你的下巴是不是比以前圆了,腿是不是粗了。”

  

对于“照骗”来说,朋友圈显然无法容纳他们数量庞大的照片。他们中,有的出于隐私考虑,很少在熟人多的社交平台上发布自己修过的照片。但为了将这些精心修饰过的美照留存下来,几乎零成本的QQ相册便成为了大批量储存自拍的“仓库”。每当手机存储量即将告警时,他们就会提前把手机里的自拍照整理、上传到QQ私密相册内。

  

乔雪储存在QQ相册的1910张照片中,有1175张自拍照被分别锁在8个私密相册里。这些相册大部分都被设置为“仅自己可见”,即使是设置为“回答问题可见”,也极少有人能够回答得对。

  

每当遇上生日或带有特殊意义的纪念日,乔雪都会到一个专门用于存放个人艺术照的相册中搜寻配图。有一次,她看到一张捧着紫色干花的自拍照,便就想起了去年在医院产科实习时过的第一个护士节——那天,科室的老师带她去吃了一顿婚宴标准的大餐。

  

“有时候生活轻不轻松,就看你选择了走什么样的路。”乔雪说,当有情绪的时候,她就会打开那个存放着自己喜、怒、哀、乐表情包的私密相册,时不时地为生活熬上一锅“鸡汤”。

  

在乔雪2/3的自拍照中,叠加了变妆特效与美白强化的自拍照,已经让她脸上的五官失去了立体感,变成了乳白平面上几个带有颜色的点;经过眼睛放大处理的侧脸自拍,让她处于镜头前方的左眼,相比右眼长出了一半。

  

尽管这样,在这个加了大量陌生人、用于发布代理产品广告的微信里,乔雪每条带有自拍的朋友圈,都能获得50个左右的点赞,却鲜有人评论。

  

而在熟人较多的QQ空间里,乔雪隐去了自己微商的身份,计划一个月只发3至4条动态,每次只配一张“照骗”。她发现,这样的低频率发布动态,能够为她吸引到大量好友的关注与问候,而且每条动态的浏览量都能达到200次以上。

  

谨慎地把“照骗”发在朋友圈里,这只是乔雪的习惯。但很多人,更习惯于将“照骗”一次多张的发到微信朋友圈里,内容包括生活的方方面面。

  

晓媚发自拍,多数情况下是为了纪念一下今天刚洗的头发和认真化的妆,纠结了数十次选定的衣服,眼睛里的美瞳,以及“不经意”露出logo,那是她的新买的包。

  

她觉得,承认每张照片都是美颜相机拍的或者修过的,这也没什么丢人——“美图这个东西,更多的时候是为了满足自己。”她深信:“除了你自己和讨厌你的人,没人会一直盯着你的照片研究你的下巴是不是比以前圆了,腿是不是粗了。”

  

在刚玩微信朋友圈时,她每天至少发布3条动态,每条动态下搭配3至9张图。那会儿,她随便一条动态都会收到二三十个赞和评论,数量相当于她朋友列表人数的三分之二。越是受到别人的关注和回应,晓媚当天的朋友圈动态就会更新得越频繁。但这种状态只持续了一周不到,她就发现自己收到的点赞数量越来越少了。最惨的时候,连一个赞都没有。不知缘由的晓媚,还是照常的每天更新着朋友圈。

  

直到有一次,朋友在她刚发的一组自拍下面评论“又在装”,本是玩笑,但就像人们说“每一个玩笑都有真实的成分”,晓媚想:原来别人是这么看我的啊?为此,她的整个下午都无法集中精力。每隔几分钟就会点开那条动态查看,“删了的话,有点舍不得前面的30多个赞;不删,看着又扎眼。”

  

最终,在按下删除键后,晓媚死死盯着手机屏幕,心里空落落的。


“照骗“与朋友圈生态


祛除黑眼圈的熊猫


想了很久,晓媚想出一个两全其美的解决办法。她将微信通讯录里的好友全部分组, 每次发朋友圈时,她都会先根据将发布的内容与配图,来匹配勾选“可见该条朋友圈”的人。如果动态发出去5分钟内没有人为她点赞,她就会毫不犹豫地删掉那张自拍。通过长期实践,晓媚觉得这个方法对她很实用,大大降低了她被别人嫌弃的概率。

  

不过,“照骗”虽然有他们的“自我修养”,但看客有看客的逻辑。

  

大学刚毕业的葛鹏,会将一些经常在朋友圈里晒自拍的人屏蔽或者删除。

  

“偶尔来一下没什么,经常就太自恋了,审美疲劳。”葛鹏介绍第一个被自己删除的好友,“这个女生真的是天天都发,每张图都是用卡西欧拍的,而且每次发必定同一角度来9张,太恐怖了。‘作’得我鸡皮疙瘩掉一地。”

  

朋友圈里无死角的美,常常让葛鹏觉得腻歪。每看到出现女生自拍图时,他就会不自觉地快速滑动屏幕,将这些消息手动过滤。他极少点开那些“照骗”——“呵,点开简直浪费我的流量!”

  

葛鹏对朋友圈里带有欺骗性质的九宫格花式秀恩爱也同样厌恶。在共同好友珞珞和男友发布的“餐馆互相喂食”、“影院依偎静坐”的自拍照下,葛鹏经常会看到两人的留言互动。

  

“肉麻得像是全世界只有他们两个存在一样。”他叹了口气说。这些情侣间的亲密留影才出现时,葛鹏会因为看他们感情好,时不时地在下面调侃评论几句,但时间一长,发得多了,他开始觉得厌烦。

  

“半年时间里,男友换了两三个,每次都是同样的九宫格花式秀恩爱,换汤不换药,感觉每一个都是她的真爱。”虽然嘴上抱怨,但葛鹏并不打算把珞珞拉黑,他只是选择将珞珞的朋友圈单方面屏蔽,不看对方朋友圈。

  

他们是初中同学,差不多十年的朋友,删了微信,友谊可能也就断了。

  

不过,葛鹏觉得好友的这种不分时间、场合频繁发自拍刷屏的行为,对他来说已经是一种社交负担。每次出门与珞珞聚会前,他都会打开对方的朋友圈了解一下她的近况,这样一来,聊天的时候不至于尴尬,“不能让她觉得我不关注她”。

  

但事情总有暴露的时候。两个月前的一次聚会,珞珞在朋友圈里发了一条动态,并用@提醒葛鹏看,本来在动态发出后,葛鹏会收到珞珞“同时提到了你”的消息。但见正刷着朋友圈的葛鹏没有任何反应,珞珞夺过葛鹏的手机,翻了十几页后,那条消息仍旧没有出现。那天,两人闹翻了。

  

把珞珞删除之后,葛鹏如释重负。


(部分受访者为化名)




首页 - 奔流杂志 的更多文章: